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话《旅行》

现在虽是八月初,但我的听觉已静悄悄的引导我陷入风儿吹呀吹的九月份。嗯,好听。我近乎陶醉了。双耳从未曾如此专注而且还一直重复的听着巫启贤唱的那首《九月凤起时》。

随着音符的跳动,脑子里的神经线也变得特别的活跃,一股脑儿把八月、九月的信息全抛在脑后,成了时间的历史记忆;接下来十月份孩子们考完试后的情景像汹涌的潮水一波又一波的霸占整个思绪。

心理头也没一刻闲着,总是比耳朵,比头脑的想象快速的多了,划过九月份、十月份,向时间预支十一月,带着一颗单纯的初心,出去走走,透透气。

我真的无法想象一首歌竟有如此神奇的力量把身处在八月初的我,置身在人人都爱上旅行的十一月份。心想再快的火箭也比不上歌的旋律能即快速又轻易的把人的灵魂超越时空游走在未知的岁月当中。

曾几何时,旅行不再是时间的附属品也不是生活中的点缀品。旅行是一本日记册。真实的记载时间长度、内容深度、人性宽度。旅行是要好好的记录,给自己、为自己的一生,把过往的时光写成回忆,把即将来临的日子当今日大事般好好的规划一番。

印象中的旅行始于小学六年级的毕业旅行。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在南马的我们,旅行就是千篇一律的往北走;槟城、怡保成了休业前的必“修”之路。那时的旅行虽只是是跨州性质但却也惊动了家中的大大小小,为生平第一次旅行,第一次离家的我而担心。

每个时代对旅行的规划、定义是多变的。或许旅行本质更像是一本时事记事本。时隔多年,当世界不再孤单运作时,南中国海天空顿时成了东西马一家亲的媒婆。曾经一度被遗忘的东马成了九十后大女儿舒嬣的毕业旅行目的地。

当我们感叹无情岁月埋葬了彼此的年华,当我们无奈于快速演变的科技发展,旅行目的地的抉择何尝不也是让人惊叹的。三个在千禧年出生的孩子比起大女儿的毕业旅行精彩得多了。这个21世纪的旅行不再局限于国内景点,世界有多大,孩子的眼界就有多广,旅行的范围也就自然而然的辽阔无边际。

我总是妙想天开的想象着稚气未脱的孩子们提着行李,抬起眼与站在舱口,装扮得体的空姐、空少眼神对望的瞬间会是一个怎样的画面?不知这些大姐姐、大哥哥心中是否感叹时代不一样了,旅行不再是成年人的专属。

旅行或许就是一个无声胜有声的最佳时代状况代表。同时,旅行也反映出当代人们的生活形态以及见证一个时代的经济能力。


2017年7月24日星期一

甜头背后最毒的是糖果

一日千里的科技毁灭了人们对月球住着嫦娥与玉兔的凄美幻想以及民间流传千百年的迷思。科技的演变的确改变了人们很多食古不化的思维,然而,并不是所有事情的演变一定需要借助科技来证明人类的无知与幼稚。

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些老祖宗的智慧是值得晚辈遵守及有其必要性的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好比说人们需要努力工作以换取酬劳,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以及钱财不会从天而降等等。老祖宗也强调长者务必以身作则才不至于跌入螃蟹教子的恶习。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巫统公然大派红包给全国94956个垦殖民家庭。与此同时,每个家庭将于8月杪获得5000令吉现金!一个政党或国家的舵手竟做了不良的示范,舵手派钱并让第一代,甚至第二代的垦殖民亲眼目睹钱是可以从天而降,否决了老祖宗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定论。

一直以来,垦殖民是巫统的铁票。为了稳住政权,巫统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把老祖宗的智慧毁于一旦。除此之外,我想先进的科技也无法用大数据和科学的角度来解释执政党狂妄的行为

联邦土地发展局成立于195671日,第一批垦殖民大概已到耄耋之年。回首开发垦殖区的心酸历程,时光究竟带走了垦殖民多少个无法丈量的年华岁月?垦殖民是否就如此轻易的妥协于执政党在大选来临前的一些芝麻利益?



更可悲的是这种派钱、给红包的手段比起毒品还来的更加危害垦殖民子孙的核心思维。一个国家、一个政党唯有靠实力才能获取民心并立足于国际舞台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供糖果毁了国家、灭了国家栋梁。


甜头背后最毒的始终是糖果,不是毒品。

2017年7月22日星期六

芦荟花



我家芦荟又开花了。是的,芦荟又开花了。这是一句振奋人心的话。同时也印证了植物是有本能让同是立足在地球的人类期待美好事物的降临并感觉美好、幸福。

人类遇见芦荟开花的几率是少之又少,而我家这株芦荟已开花N次,频密花开的次数也把我自己给搞糊涂。总之芦荟开花,我是最为高兴不过的了,邻居友人也因而感染了我的喜悦。

一直以来,我总是以为芦荟是用整个生命去孕育一朵朵能影响人类情绪的花儿。这是一种多么磅礴的力量,不由得你不信和低估其能力。

芦荟花已成了我家迷你菜园的特产,她就像一年里头没有春夏秋冬四季之分的我国,随时都可能冒出芦荟花,除了把迷你菜园变得格外的亮眼,我的心情也随之神采飞扬。



芦荟有着超强的生命力。空气中无风、干燥甚至连续几个星期无雨水降临并被烈日灼烧的芦荟都能安然无恙的竖立在空中茁壮成长。

芦荟边缘细小的尖齿虽给予人们冷傲、孤独的感觉可是却踏踏实实地存在着。芦荟开花像是无声却是最有力度的平反了这不切实际的观感。芦荟花像是春天里一朵朵盛开的花朵,是那么的富有生气。

回首栽种芦荟二十多年的日子,曾经走过的风风雨雨算不了什么,有芦荟花的日子足矣!



2017年7月9日星期日

从家出发

傍晚时分,从楼上窗口望向篱笆外,正好看见儿子维轩走在路旁,一只手背着装了水壶的小包包,另一只手抱着足球,通往花园区足球场的方向迈进。

儿子打从小学开始就对足球运动情有独钟。升上初中的他,虽然学校没有足球场的设施,课业繁重、紧凑的联课活动及需要应付频密的小考,但足球依旧是他无法割舍的球类项目。

儿子曾说过他要当一名出色的职业足球员,期望能在欧洲踢一粒足球就有几百万欧元入口袋的梦想。我一开始对狮子开大口的儿子很是无法接受,觉得儿子太好高骛远,目标不切实际。但几经沟通后,认为只要孩子不是为了追求金钱而踢足球;反之,儿子能为喜爱的运动而发展成为高收入的职业运动员何尝不是一件值得让他勇往直前的人生方向吗?

昨天出席坤中辅导处主任陈永净硕士主讲的
《未来,从家出发》~谈父母如何陪伴孩子做生涯规划的亲子讲座时,有位妈妈很忧心的反对儿子想当专业足球员的心愿。在场的另一位爸爸诉说妻子与女儿的关系正处于不佳状况。女儿是学校的羽毛球队员,时不时需要代表学校参赛,再加上练球时需要耗费太多的时间,使到做妈妈的很是担心女儿无法学业与运动兼顾,同时也担忧运动时可能身体遭受到损伤而坚决反对女儿继续往羽毛球运动精进。

站在家长的立场,这些担忧不无道理,我也曾因为儿子热爱足球运动而有过类似的忧虑。可是,我本身曾是一名县级排球运动员和校级兵乓代表。当年的我,同学们在校求取知识时,我却需要在上课时间换上运动装,全副武装的勤加练球;同时,偶尔的皮外伤,手脚扭伤是司空见惯的事。

当时严谨的母亲总是想尽办法阻止我成为在球场自由奔放的运动员,而我却绞尽脑汁,想尽对策只为了能成功从妈妈的魔掌中逃脱。妈妈与我的互动就好比警察捉贼,相见未曾给彼此好脸色看。

我们恶劣的关系是建立在母亲过度的想要保护孩子而孩子却向往自立的不同立场。我过往的经验告诉我解铃还须系铃人。家,不只是孩子成功时分享喜悦的地方。家,更是孩子跌倒时心里头第一个就想回去疗伤,重新出发的中心。

最终我们母女俩凭着家人就该有协商精神而达成协议,母亲放手让女儿的我为自己所爱参与的活动负责。我承诺并在家人的支持下在学业与运动之间学会自我纪律,自我调适。


我深信从家出发是一切问题根源的终结站

2017年7月3日星期一

李家纷争,覆水难收!

新加坡《红星大奖2017》颁奖礼在6月16日晚圆满落幕,视帝、视后,陈汉瑋和郑惠玉两位都是在1988年参加首届《才华横溢出新秀.》而踏入演艺界的实力派演员。本年度的重头剧《大英雄》也在众望所归下获得最佳电视剧。然而,6月14日凌晨2点,离众人期待已久的新加坡2017红星大奖不到两天的日子, 另一剧本,而且是一部活生生的人生剧本由已故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女兒李瑋玲和幺子李顯揚两人在臉書掀起序幕。当时身处国外休假的兄长李顯龍也迫不及待的加入整容,使这一部已是高调的戏更加的吸睛并增添了观众对李家故事的好奇心。

手足之间的不和,家庭成员的不谅解,家事问题无法在家中解决,彼此未能达成共识及找出适当的协调方案而选择在社交网络媒体这平台公开唇槍舌劍真的是把家醜给外揚了!建国总理李光耀生前曾在《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这本书提到私生活是个人的事,每个政治人物的私生活都是他们自己的事。如今巨人已经躺下,他耗尽一生,建设了先进的新加坡,但他的作风,他的精神,他的价值观并没有因此而在三个孩子身上屹立榜样及延续在孩子的基因里头。

事情是越演越复杂,从李光耀故居去留的芝麻家事演变到影响国家的政事,从李家第二代的纷争牵涉到第三代,李顯龍被指有意为兒子李鴻毅在政壇鋪路以及弟妹兩人感受到行径被騷擾和受国家監視。再加上,今天国会复会,李显龙以總理身份公開的辯論此课题使到这些总总因素促使纷争迈向两极化。

我想李光耀万万没料到他躺在棺材后,孩子之间的纷争,新加坡第一家族内讧竟然如此戏剧化的公开于国际舞台。李光耀这位有远见、具有洞察力和分析能力并善用其智慧与经验引领国家持续发展的领袖竟忘了指引三个孩子如何化解手足之间的难题。此时此刻,我不禁感叹巨人也难免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三个孩子集财富与才智于一身,但即便再如何的精明与能干,只要李家孩子们的立场不一,這齣戲将会越演越精彩,甚至可以角逐明年2018年新加坡红星大奖的男女主角及最佳电视剧。李光耀曾透入,只要他觉得事情出现不妥状况,即便躺在棺材里也会跳出来。我想,针对这起已分不清是家事或涉及公共利益及牵涉到国家的政事,他即便跳出来也很难化解毕竟儿女们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呀!

一位政治领袖的是非功过并不一定来自于国家政策,其家事也会被牵连甚至影响国家在国际舞台的定位和未来发展。盖棺定论需要的是时间,时间将会给予最好的结论。

李家纷争,覆水难收!

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我是糊涂虫!

早晨柔和的阳光穿过迷你菜园稠密的绿叶缝隙,再透过玻璃窗照进客厅。金黄色的阳光加上金黄色的窗帘使原本光亮的客厅充满了朝气蓬勃的气息但我却无法好好的享受这一刻的正能量。我一早就坐在客厅,耳朵正留意着母亲房里的动静,眼睛却注视手机荧幕并以囫囵吞枣的方式把一堆垃圾新闻给一扫而过;十根手指也没停的、快速的在键盘滴滴答答的敲打着字母。

母亲习惯早上六点左右起身,可是现在已接近八点还未见母亲打开房门。心想或许是昨天母亲消耗了整半天的时间在ASSUNTA医院,所以身心灵都累坏了,需要多些睡眠补充精力而迟起身。母亲已73岁,体力与精神无法与五、六十岁的中年人相比;再加上之前的手术,母亲很容易感到疲累,四肢无力也使母亲感觉力不从心。

母亲的健康与医院的医生有着密切的关系,而这关系就好比婚姻体系里的丈夫与妻子,谈恋爱中的男女朋友,彼此都需要良好的互动。母亲昨天早上去了ASSUNTA医院,今天中午母亲与马大专科医院的心脏科医生有约。这种马不停蹄的约会医生似乎是病后复苏过程必修之路!做儿女的我们载送母亲赴约是件挺严谨的事,不敢有些许的闪失,免得误了母亲的病情。

母亲在吉隆坡接受治疗,我就是母亲的专属私人司机。我这个人不但没有方向感,出门又时常忘了目的地的坏习惯能有机会当上私人司机因该是城中绝无仅有的!今天母亲看诊时间是下午2时,我们早上11点就从蒲种住家出发。由于这个时间已过了严重堵车时段,我家去马大专科医院的路程只需半个小时,而现在离下午2点还有一大把时间,所以一路上我可以慢条斯理的驾驶,不用担心快速行驶而遭来被罚款的问题。

一路通行无阻不但让我可以一边开车一边欣赏路边的花花草草以及不知曾几何时突然冒出来的高楼大厦,我还可以从往后镜偷偷的瞧母亲几眼呢!当车子抵达目的地进入停车场时我才发现这儿的车位有限,从最底层的停车位一路往上层寻找空位子好比一路上在寻找遗失了的孩子般紧张又刺激。当车子到达最高层,再也无法往更高层驶去时,发现僅剩的兩個空車位似乎等着我的大驾光临,我除了惊喜万分,那种莫名的感动像是遇见久未见面的老友牵着遗失了的孩子的手在向我招手!

当车子停放好后,心裡真的是喜出望外,感覺這兩個空位是為我們而留的!正当我打开车门,站在最高,能遥望四周建筑物的第七层时,我猛然发现此处不是我最终的目的地呀!眼前突然出现一片空白,我到底怎么啦!我把母亲载来ASSUNTA医院,不是马大专科医院。

此时此刻的我只能承认我那漫无目的地驾驶的坏习惯又在我脑子里作怪。我不得不承认我是无药可救的糊涂虫,一只将脱变成糊涂鬼的糊涂虫!

2017年5月18日星期四

美好的意外

天同庆的母亲节已经过了几天但满脑子还是一直出现各式各样歌颂伟大母亲的画面。届指数一数,打从娘胎出世,我和母亲已一起走过无数个有泪、有欢笑的母亲节。我们是含蓄的母女,不会特别的为这节庆而大事铺张的庆祝,更不会在网络世界打卡告知全世界我们是多么的母女情深似海。过日子与如何生活对我们来说不就是单纯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间中累了就坐在凳子休息片刻,家中的活始终还是要继续干。

母亲从不会在母亲节当天要求放自已一天的特假。她的作息就像平常的日子,做着一成不变,在我们看来既刻板又无聊的家务。辛苦劳作不曾写在母亲脸上也不曾从她的口中透入一丁点的疲劳,但她那双长满了老茧的手,十根已不成形又僵硬的手指关节及不再光鲜的指甲表皮象征着一位传统妇女正在无声的控诉着不该有的待遇。

今年的母亲节与往年的不一样。母亲在年初身体突然出现状况,手术后换来的是那软弱的身躯,无情打采的容颜。母亲很害怕生病,因为害怕连累了儿女们的日常生活,所以她总是在饮食方面吃得很小心翼翼,生活起居也很自律,可是病痛还是眷顾了她。康复的道路上时好时坏使到母亲身心灵都饱受折磨,我们做儿女的看在眼里,疼在心中;无助的眼神总是不经意的往上仰望,心里头默默地祈求老天能指引我们一道曙光。

走过母亲发病后的第一个母亲节,心中突然感触良多。我忆起母亲曾牵着我的小手在戏院看过两部印象深刻的电影 - 汪洋中的一条船和搭错车。这两部戏是我这一生中与母亲的心靠得最近、最亲密的时刻也是天底下有妈的孩子感到最幸福的时光。虽然与往年一样,我们没有庆祝母亲节,但对慈母的爱依旧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炙热。母亲现在所承受的苦以及儿女如何的疼惜着母亲,我的笨笔真是写不出万分之一二呀!

我想生命赋予母亲的责任就是把握、珍惜及感恩。母亲对于苦难的承受力和韧性在她病后自律的生活以及能勇敢的面对疾病的侵袭表露无遗。母亲这一场突发的心肠病给了我们家一次意外的交换,以前妈妈照顾孩子们的起居,现在就由孩子们负责妈妈的一切。我相信这会是一场美好的意外,母亲与孩子们交替着彼此的责任,以前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电影院,现在应该由我牵着妈妈无力的手去电影院观赏一部也命名为《美好的意外》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