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话《旅行》

现在虽是八月初,但我的听觉已静悄悄的引导我陷入风儿吹呀吹的九月份。嗯,好听。我近乎陶醉了。双耳从未曾如此专注而且还一直重复的听着巫启贤唱的那首《九月凤起时》。

随着音符的跳动,脑子里的神经线也变得特别的活跃,一股脑儿把八月、九月的信息全抛在脑后,成了时间的历史记忆;接下来十月份孩子们考完试后的情景像汹涌的潮水一波又一波的霸占整个思绪。

心理头也没一刻闲着,总是比耳朵,比头脑的想象快速的多了,划过九月份、十月份,向时间预支十一月,带着一颗单纯的初心,出去走走,透透气。

我真的无法想象一首歌竟有如此神奇的力量把身处在八月初的我,置身在人人都爱上旅行的十一月份。心想再快的火箭也比不上歌的旋律能即快速又轻易的把人的灵魂超越时空游走在未知的岁月当中。

曾几何时,旅行不再是时间的附属品也不是生活中的点缀品。旅行是一本日记册。真实的记载时间长度、内容深度、人性宽度。旅行是要好好的记录,给自己、为自己的一生,把过往的时光写成回忆,把即将来临的日子当今日大事般好好的规划一番。

印象中的旅行始于小学六年级的毕业旅行。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在南马的我们,旅行就是千篇一律的往北走;槟城、怡保成了休业前的必“修”之路。那时的旅行虽只是是跨州性质但却也惊动了家中的大大小小,为生平第一次旅行,第一次离家的我而担心。

每个时代对旅行的规划、定义是多变的。或许旅行本质更像是一本时事记事本。时隔多年,当世界不再孤单运作时,南中国海天空顿时成了东西马一家亲的媒婆。曾经一度被遗忘的东马成了九十后大女儿舒嬣的毕业旅行目的地。

当我们感叹无情岁月埋葬了彼此的年华,当我们无奈于快速演变的科技发展,旅行目的地的抉择何尝不也是让人惊叹的。三个在千禧年出生的孩子比起大女儿的毕业旅行精彩得多了。这个21世纪的旅行不再局限于国内景点,世界有多大,孩子的眼界就有多广,旅行的范围也就自然而然的辽阔无边际。

我总是妙想天开的想象着稚气未脱的孩子们提着行李,抬起眼与站在舱口,装扮得体的空姐、空少眼神对望的瞬间会是一个怎样的画面?不知这些大姐姐、大哥哥心中是否感叹时代不一样了,旅行不再是成年人的专属。

旅行或许就是一个无声胜有声的最佳时代状况代表。同时,旅行也反映出当代人们的生活形态以及见证一个时代的经济能力。


没有评论: